作者:白羽

內容簡介:

「我一定要拿你的血,來洗刷我的恥辱!」

「雄娘子」非英雄更非娘子,乃淫賊「張青禾」!
他憑藉美貌及武功四處欺侮良家婦女,
俠女黎小霞誤陷魔手,從此失貞……

▎被人妖玉蜻蜓引誘誤入歧途,流為採花匪的雄娘子張青禾
──「自古嫦娥還愛少年,何況我有著這麼漂亮的臉龐兒,這麼硬朗的功夫,我一定能夠把她戀住!」
張青禾自恃貌美,每每顧影自憐,也傚法桑林武,忽然扮作女妝,設計誘騙良家女子,忽然又露出本來面目,幕面男裝,夜襲民宅,以武力強施淫威。在短短的八個月中,連被他淫汙少婦少女五六個。當他以女妝誘姦時,自稱是落難女子,逃亡婢妾,懇求良家閨秀收容,乘夜懇談,拿媚情豔語挑逗。

等到女子們被他說得春情流露,他就猝然滅燈,與女子並枕,把女子迷住了。就有堅貞之女,也無法拒絕,因為他除了美色,還借重玉蜻蜓送給他的藥物藥酒。到了那時,女子們往往守身無術,一任他破壞了貞操,甚至喪了性命。

▎同床異夢一擊未中
──「僅是自盡,能洗刷清白之名嗎?」
黎小霞知道受了汙辱,忍不住痛淚交流,尤其口渴得難受。現在被囚在這小土屋裡,正不知究在何處,也不知惡賊是否潛伏在一旁。想到這裡,又悲、又愧、又無法可施。幸而腿被捆住,上身還略能轉側,努力欠起頸項來,向四面一看,土室中一個人也沒有,室中又沒有什麼擺設;猜想這一定是惡賊的堆子窯了。若是賊人的堆子窯,外面定有監視肉票的賊黨。

黎小霞向外看了一眼,累得頸項生痛,又不禁慘然淚下了。

想不到自己乃是個名武師之女,現在竟被惡賊綁了肉票,成了財神奶奶了。一個女子陷身盜窟,清白當然難保,自己遭遇更慘,這賊人多一半就許是父親的仇人,故意汙辱自己。自己為全名節,保家門,最好是趕緊自戕。但是如今被賊捆得一個結實,怎樣才能夠自盡呢?

▎冤家聚首雄娘子失腳
──「狗淫賊,你睜大了眼,看看我是誰!」
夫妻倆看了看這人,又看了看那人,張口欲言又復住口,依然眼睜睜盯著兩人的嘴。只見夜行少女冷笑個不住,說道:「張青禾,你還認得姑娘!你要知道我怎麼來到這裡嗎?狗賊,姑娘就是專心一意,找尋你來的。狗賊,你無端地毀害了我,我姑娘早要一死,可是我不肯白死,現在我就拿著死的心腸,來親自找你來報仇。狗賊,你今天栽在姑娘手心了,好賊子,你拿命來吧!」把張青禾按倒,唰的拔出了刀,回顧使女榮芬:「快來給我端燈!」

▎情留餘孽
──「這孩子錯托生了,可憐,可憐!」
正自恨詈,窗外忽起了彈指聲,一個艱澀的語音道:「黎小姐,不錯是我,我沒有死,我找來了!我不是幹什麼,我只是向你賠罪,悔罪,我要見見我們的小孩!」黎小霞驀地立起身,目視窗外,厲聲喝道:「張青禾,你還沒死!你怎麼不死?你莫非害了我一生,還不甘休,還不教我貼貼實實活著!」窗外又傳來了央告聲。黎小霞憤起胸臆,一挫身,倏地滅了燈,用手拉起黎夢熊,按他伏隅臥地,很忙地說:「這是賊,你不要動。」火速地抄兵刃,奪門衝殺出去了。月光下,張青禾一身道裝,赤手空拳,向小霞連連作揖。黎小霞不顧一切,叱斥一聲,揮劍猛斫。

本書特色:本書為北派武俠小說五大名家之一宮白羽所著《劍底驚螟》的續集《雄娘子》。敘述採花賊張青禾犯下淫罪被逐出師門,肆意欺辱良家婦女。一次機會下鏢師之女黎小霞中計遭辱,後來她自己仗劍尋仇,把妖賊雄娘子張青禾親手捉住,設計送官治罪……

發行日:2024/3/13

定價:299

ISBN:9786263940321

最後修改日期: 13 3 月, 2024

作者

留言

撰寫回覆或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