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陳繼儒 著,何攀 評注

內容簡介:

【出世、入世、情愛】
在花前或月下讀翻幾頁《小窗幽記》
夢裡都是叮咚的泉水聲──

▎醒──平生不作皺眉事,天下應無切齒人

食中山之酒,一醉千日。今世之昏昏逐逐,無一日不醉,無一人不醉,趨名者醉於朝,趨利者醉於野,豪者醉於聲色車馬,而天下竟為昏迷不醒之天下矣,安得一服清涼散,人人解酲?

▎情──世無花月美人,不願生此世界。
語云,當為情死,不當為情怨。明乎情者,原可死而不可怨者也。雖然,既云情矣,此身已為情有,又何忍死耶?然不死終不透徹耳。韓翃之柳,崔護之花,漢宮之流葉,蜀女之飄梧,令後世有情之人咨嗟想慕,托之語言,寄之歌詠;而奴無昆侖,客無黃衫,知己無押衙,同志無虞候,則雖盟在海棠,終是陌路蕭郎耳。

▎峭──借他人之酒杯,澆自己之塊壘。
今天下皆婦人矣。封疆縮其地,而中庭之歌舞猶喧;戰血枯其人,而滿座之貂蟬自若。我輩書生,既無誅賊討亂之柄,而一片報國之忱,惟於寸楮尺字間見之。使天下之鬚眉而婦人者,亦聳然有起色。

▎靈──夢以昨日為前身,可以今夕為來世。
天下有一言之微,而千古如新,一字之義,而百世如見者,安可泯滅之?故風雷雨露,天之靈;山川民物,地之靈;語言文字,人之靈。睪三才之用,無非一靈以神其間,而又何可泯滅之?

▎素──入室許清風,對飲唯明月。
袁石公云:「長安風雪夜,古廟冷鋪中,乞兒丐僧,齁齁如雷吼;而白髭老貴人,擁錦下帷,求一合眼不得。」嗚呼!松間明月,檻外青山,未嘗拒人,而人人自拒者何哉?

▎景──人冷因花寂,湖虛受雨喧。
結廬松竹之間,閒雲封戶;徙倚青林之下,花瓣沾衣。芳草盈階,茶煙幾縷;春光滿眼,黃鳥一聲。此時可以詩,可以畫,而正恐詩不盡言,畫不盡意。而高人韻士,能以片言數語盡之者,則謂之詩可,謂之畫可,則謂高人韻士之詩畫亦無不可。

▎韻──酒澆清苦月,詩慰寂寥花。
人生斯世,不能讀盡天下祕書靈笈。有目而昧,有口而啞,有耳而聾,而面上三斗俗塵,何時掃去?則韻之一字,其世人對症之藥乎?雖然,今世且有焚香啜茗,清涼在口,塵俗在心,儼然自附於韻,亦何異三家村老嫗,動口念阿彌,便云升天成佛也。

▎奇──花看水影,竹看月影,美人看簾影。
我輩寂處窗下,視一切人世,俱若蠛蠓嬰媿,不堪寓目。而有一奇文怪說,目數行下,便狂呼叫絕,令人喜,令人怒,更令人悲,低徊數過,床頭短劍亦嗚嗚作龍虎吟,便覺人世一切不平,俱付煙水。

▎綺──繞夢落花消雨色,一尊芳草送晴曛。
朱樓綠幕,笑語勾別座之香,越舞吳歌,巧舌吐蓮花之豔。此身如在怨臉愁眉、紅妝翠袖之間,若遠若近,為之黯然。嗟乎!又何怪乎身當其際者,擁玉床之翠而心迷,聽伶人之奏而隕涕乎?

▎豪──勇於世上放開眼,不向人間浪皺眉。
今世矩視尺步之輩,與夫守株待兔之流,是不束縛而阱者也。宇宙寥寥,求一豪者,安得哉?家徒四壁,一擲千金,豪之膽;興酣落筆,潑墨千言,豪之才;我才必用,黃金復來,豪之識。夫豪既不可得,而後世倜儻之士,或以一言一字寫其不平,又安與沉沉故紙同為銷沒乎?

▎法──芳樹不用買,韶光貧可支。
自方袍幅巾之態,遍滿天下,而超脫穎絕之士,遂以同污合流矯之,而世道已不古矣。夫迂腐者,既泥於法,而超脫者,又越於法,然則士君子亦不偏不倚,期無所泥越則已矣,何必方袍幅巾,作此迂態耶!

▎倩──至奇無驚,至美無豔。
倩不可多得,美人有其韻,名花有其致,青山綠水有其豐標。外則山臞韻士,當情景相會之時,偶出一語,亦莫不盡其韻,極其致,領略其豐標,可以啟名花之笑,可以佐美人之歌,可以發山水之清音,而又何可多得!

本書特色:本書由明代著名文學家、書法家及畫家陳繼儒所撰,分醒、情、峭、靈、素、景、韻、奇、綺、豪、法、倩共十二集,收錄歷代格言警句一千五百餘條,內容豐富,有人稱之為晚明清言小品集大成之作。本書言簡意豐,每位讀者都能從中找到心儀的句子。

發行日:2024/02/29

定價:375

ISBN:9786263940031

最後修改日期: 29 2 月, 2024

作者

留言

撰寫回覆或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