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張恨水

內容簡介:

現在大部分的人,
無論什麼事在眼前發現,
都會想到生意經上去。

這不應當說是心理變態,
毋寧說是社會都起了變態!

▎意外──要是知道這樣,憑什麼我不讓他早去當司機!
老太爺聽到兩個因窮出走的兒子,都有了下落,也笑向亞雄道:「這真是那話,窮則變,變則通了。」大奶奶見丈夫帶了許多東西回來,心裡也高興,將劫火裡面搶出來的洗臉盆,舀了一盆水,水中放了一把茶壺,上面蓋著手巾,一齊放在旁邊竹子茶几上,笑道:「也就因為你不肯變,所以你也總不通。」說著在盆裡取出茶壺斟了一杯茶,放在桌上。亞雄洗著臉笑道:「你會覺得意外,我也要變了。」老太爺笑道:「我們大概是讓窮日子過怕了,見人家賺了幾個有限的錢,大家都要變節。」

▎洗澡──人家洗一個澡,能賺上十萬八萬
西門德將手一拍大腿,笑道:「對勁,對勁!錢滾錢,就是這麼回事。我們和慕容仁這些人滾了一陣子,還沒有弄上十萬……」西門太太瞪了他一眼,低聲喝道:「你叫些什麼?你怕人家不知道嗎!」西門德笑著把聲音低下了一低,才道:「要在戰前,一個人手上有個三五萬塊錢,慢說吃一輩子,就是吃兩輩子,也有了。現在我們一個月開銷好幾千塊錢,手上保持的這幾個存款,能作得什麼事?物價再要漲的話,恐怕不到一年,你就用完了!」西門太太道:「我會用光!你說我們家裡,哪個用錢多?你說我用錢多,我也承認,以後這樣辦,大概銀行裡還有八九萬元,我們平分,你那部分我一個不用,我這部分,拿去洗洗澡……」

▎對比──我落到這步田地,沒有臉見人
西門德道:「我正要詳細的知道你的情形,難得又遇到老同學,都到我家裡去暢談一番。」李大成低頭看看自己衣服,又看看青萍,搖頭道:「老師,我改天去吧。」博士道:「為什麼?」他道:「我太窮了,替老師和同學丟臉。」西門德道:「只要不傷人格,師生有什麼不能見面之理?窮,難道是有傷人格的事情嗎?」青萍也笑道:「若是那樣想,慚愧的倒應當是我,我顯然沒有你這樣吃苦耐勞。」李大成點了點頭。微笑道:「好吧,我跟著你們去。」他隨了這話,跟在二人後面走著。

▎叫你認得我──他們司機先生,比人家大小姐還要闊呢!
那店夥卻十分客氣的恭維這兩位司機,用乾淨瓷盆和雪白的新毛巾,舀了熱氣騰騰的洗臉水來放在桌子角上。這邊三人正在洗臉,那店夥也正向那邊西裝客人送著油膩而且灰黑色的手巾把。那穿西服的人,擦著手巾,嗅了一嗅,卻向旁邊那桌子上一扔,因喝道:「我們不是一樣的給小費嗎?為什麼人家用那樣雪白的手巾,我們就用這種有汗臭的手巾?」夥計笑道:「別個是自己買的新手巾。你先生要買新手巾,我們一樣替你跑一趟路。」老高聽了這話,昂頭微笑,向那邊掃了一眼,那邊才沒有說話了。

本書特色:本書為鴛鴦蝴蝶派代表作家張恨水著名小說《魍魎世界》第二卷。窮苦出走的孩子們在窮盡千辛萬苦後終於有了轉機,令區老先生欣慰的同時,也彰顯了當時生活的無常和人性的變化,並引出了對於金錢、地位和生活方式的反思,以及在困境中他們所做出的選擇。

發行日:2024/01/24

定價:299

ISBN:9786267426241

最後修改日期: 25 1 月, 2024

作者

留言

撰寫回覆或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