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張恨水

內容簡介:

滾贏了,樓上樓,滾輸了,狗舔油
她丈夫坐了牢,她像沒事一樣,
打扮得花蝴蝶子似的,東遊西蕩,
那就是個狠心人。

▎見錢眼開,自輕自賤的魏太太
洪五笑道:「我給你在那裡開個戶頭,你和他們作來往,你還不能去嗎?」

魏太太聽了這話,內心一陣奇癢,那笑容立刻透上了兩腮。可是她不肯輕易領這個人情,卻向他笑道:「你開什麼玩笑。你也當知道我是不是手上拿著現款不用的人。我會有錢拿到銀行裡去開戶頭嗎?」洪五道:「我又不是銀行裡的交際科長,我憑什麼拉你到銀行裡去開戶頭?我說這話,當然用不著你出錢。」

魏太太終於忍不住笑出來了,就扶了他的手臂道:「那我們就一路去看看吧,反正我也不會忘記你這番好意。」

▎丈夫在外賭博,只能賣血換錢買米的陶太太
這樣的花費,她覺得今天用錢是十分痛快,把衣袋裡的鈔票點點數目。那賣血的錢,還剩有五分之二。她心裡自己安慰著自己說,雖然抽出去了那一瓶子血,可是買回來這樣多的東西,那是太好了。可惜是人身上的血,太有限了,賣過了今天這回,明天不能再賣。她躊躇著這回的收入,又滿意著這回的收入,可說是躊躇滿志。

▎景物與人事皆已全非
出了看守所,滿望回得家來,可以得著太太一番安慰,至少看到自己兩個孩子,骨肉團聚之後,也可以精神振奮一下。然而……
他這個轉念還沒有想出來,桌子下面瑟瑟有聲。低頭看時,兩隻像小貓似的耗子,由床底下溜出來。後面一隻,跟著前面這隻的尾子,繞了桌子四條腿,忽來忽去,鬧過不歇。
重慶這個地方,雖然是白天耗子就出現的,可是那指著人跡稀少的地方而言,像外邊這間屋子,乃是平常吃飯寫字會客的地方,向來是不斷人跡的。這時有了耗子,可見已變了個環境。

他立刻哀從中來,只覺一陣酸氣,直透眼角,淚珠就要跟著流出來。

▎收到揭告信,終於知道是怎麼一回事的魏端本
你太太在外邊,行同拆白,騙了友人金鐲,鑽石,衣料多件,又竊去友人現款三百萬元之多。聽說你要下鄉去找她,那很好。你告訴她,偷騙之物,早早歸還,還則罷了。如其不然,朋友絕不善罷甘休。閣下也必須連帶受累。請將此信,帶給她看,她自知寫信者為誰也。

本書特色:本書為鴛鴦蝴蝶派代表作家張恨水著名小說《紙醉金迷》第三卷。魏端本入獄,田佩芝依舊吃喝賭博,拋家棄子,惹得任何人都看不下去。小說以生動的筆法描繪了不同人物的生活狀態,突顯了金錢、家庭、社會等因素對人性的影響。

發行日:2024/01/24

定價:299

ISBN:9786267426210

最後修改日期: 25 1 月, 2024

作者

留言

撰寫回覆或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