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白羽

內容簡介:

一意孤行鄧飛蛇×年少鴻運林廷揚×翩翩少年小白龍

尋仇而來的鄧飛蛇,
殺了仇敵林廷揚仍不夠,
還想趕盡殺絕,斷其妻兒後路!
進逼老宅、雨夜追趕,更在江湖中四處求人助拳!
且看這血海深仇,究竟從何而來?

▍群寇攻莊
「眾位弟兄,現在將近三更,正是時候。眾位弟兄,咱們還是按照預定的辦法行去。」
飛蛇鄧潮和胡金良在高處,匆匆看了一下,急急躥下平地,四個人立即定計。胡金良還是主張先攻鄉公所;橫江蟹卻主張擒賊擒王,要先攻辛佑安的家;鬥海龍卻要先入店房。飛蛇鄧潮濃眉一皺,說道:「哥們別亂吵了,快跟我來吧。」率眾人立刻奔向那所空鋪房,把自己的人都聚在一處,按名點查,三路人已到齊兩路。只有海燕桑七那一路人,明明見他襲入鎮內,卻不知他遇見了什麼事故,至今還沒有露面……

▍喪酋離心
「高抬轎這小子太渾,嫂嫂少聽他的蠱惑。」
高三妗見飛蛇肯下山復仇,很是高興,滿口答應著。說到高抬轎高七戛子,這個人卻算是高三妗的本家,高三妗最好聽他的話,不由又不悅起來,說道:「你放心走吧。小虎不要緊,孩子很聽話,又不好色,又不好嫖,怕什麼?就只貪賭罷了。不叫女人迷,不入女人關,一點凶險也沒有。我是誰的話也不聽,你就用不著操心吧。」語含反射,飛蛇又挨了嫂嫂這幾句,嘆了口氣,便告辭下山了……

▍脫劫遇艷
「那不要緊。晚生雖然文弱,我也學過半套三才劍;就是負著傷,自信雖不能殺賊,還可以御暴。」
他咬著牙,輕輕溜出屋門,來到院中。向四面瞥了一眼,嗖地躥上房,瞭了一瞭。陡有一陣冷風吹來,頓覺毛髮悚然,腳下發軟,幾乎摔下房來。對月低籲一聲,又向四面眺望;思索一回,順房脊溜到廟外,提著劍奔江邊而去。隔過一會兒,方才翻牆入廟,重返屋中。把門重新閂好。倒在書桌拚成的床上;渾身發起冷來,傷處也火灼灼地疼痛。如此折騰,少年竟咬牙強忍住,一聲也不哼,居停主人一點也不曉得……

▍憑舟御賊
這時浮雲遮月,霧露益濃,江波雖尚搖光,業已看不出遠影。三鏢客道:「大概今晚上許沒事。」
陸嗣清傾耳良久,風過處,卻已辨出蹄聲俐落,至少也有五六匹馬。紫天王訝道:「水路上怎麼又有騎馬的?莫非昨夜的朋友又趕來了?」招呼林廷揚,過來仔細聽聽。林廷揚依言側耳,這蹄聲隨著風勢,忽浮忽沉,好像距江邊不遠。有心登岸一看,又恐打草驚蛇,反叫舅爺、王旗牌之流多心。紫天王想了想,攔住林廷揚說:「索性到碼頭再講吧。反正就有線上的朋友,也不至於在這裡貿然動手。」

鄧飛蛇出身賊盜,父母長兄皆以綠林為祖業,父母喪後依長兄維生。
可綠林與鏢行有所衝突,長兄鄧飛虎與獅子林廷揚戰時一命嗚呼!
為報仇雪恨,兄嫂、姪兒接連命喪林廷揚手下。
一家四口,徒留鄧飛蛇一人!
是以他咬牙籌劃十餘載,只願將林氏全家趕盡殺絕……

【本書特色】:
本書是白羽之作,描寫鄧飛蛇欲將仇家林廷揚妻兒趕盡殺絕的來龍去脈,以及十數年來四處邀人助拳的經過。江湖風波無數:小白龍自願遠離是非,無奈是非找上門;林廷揚一生仗義,卻落得家人師兄弟四處奔逃。只要林廷揚妻兒尚在,鄧飛蛇就不會有善罷甘休的一天,正應證了那句話:「此恨綿綿無絕期」……

發行日:2024/01/17

定價:370

ISBN:9786263579040

最後修改日期: 18 3 月, 2024

作者

留言

撰寫回覆或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